六合区人民法院2018年优秀裁判文书--张巧玲
发表日期:2019-03-07 来源:办公室 作者: 访问次数:

母公司履行子公司项下部分买卖合同,不应认定为合同主体变更,应视为新的买卖合同的成立,严格把握合同相对性原则。

具体到本案:1、母子公司同一套对账及发货联系人;2、母公司实际指示并受领子公司合同项下货物;3、母公司掌管子公司公章。但即便二者如此“亲密”,结合子公司的合同约定、母子公司地址相区分、母子公司分别支付货款等情况来看,仍不应将合同主体作扩大化解释。

对商事交易的指导意义:

1、审慎订立合同。写清合同违约情形、救济方式及违约责任的承担。

2、加强维权意识。“法律不保护权利上的睡眠者”合同相对方违约,及时保存证据并将证据固定;避免损失进一步扩大,必要时利用合同解除等方式及时止损。

3、出现他人参与合同履行情形时,通过变更合同或补充协议方式对原合同加以完善,明确责任主体,减少后期维权争议。

 

江苏省开元棋牌游戏苹果_开元棋牌信誉如何_开元棋牌作假

       

 

2017)苏0116民初8363    

 

原告:珠海骋盛商贸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珠海市平沙镇升平大道东336号厂房213室。

法定代表人:唐小芳,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渭东,女,该公司副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余静言,广东嘉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南京国轩电池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龙池街道时代大道59号。

法定代表人:宋金保,该公司董事长。

被告:合肥国轩高科动力能源有限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瑶海工业园纬D7号。

法定代表人:李缜,该公司董事长。

以上二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邦志,男,合肥国轩高科动力能源有限公司职员。

原告珠海骋盛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骋盛公司)诉被告南京国轩电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国轩公司)、合肥国轩高科动力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肥国轩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124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骋盛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唐渭东、余静言、被告南京国轩公司和合肥国轩公司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邦志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骋盛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南京国轩公司、合肥国轩公司向骋盛公司支付违约金1527279.75元;2、合肥国轩公司向骋盛公司支付逾期付款利息249337.02元。庭审过程中,原告变更第2项诉讼请求为:南京国轩公司、合肥国轩公司共同向骋盛公司支付逾期付款利息145622.14元。事实和理由:20151014,骋盛公司与南京国轩公司签订《买卖合同》(以下简称001买卖合同),约定由骋盛公司向南京国轩公司供应UBE隔膜4500456平方米,单价4.98/平方米,交货时间为20151015日起每五天交货30万平方米,20151231日前完成交货;结算方式则以当月25日前到南京国轩公司的货为结算点,按对应的发票在28号前到南京国轩公司,南京国轩公司在当月月底前通过银行电汇支付当月货款。合同签订后,骋盛公司依约完成了全部备货义务,但南京国轩公司一再迟延支付货款,且仅分六次通知骋盛公司送货1514880平方米20161月,合肥国轩公司要求骋盛公司将001买卖合同项下的全部剩余UBE隔膜按指示送至合肥国轩公司。2016129骋盛公司送货261316.8平方米413送货757229.6平方米512送货669072平方米618送货214608平方米。截止201610月,合肥国轩公司欠货款7543860.22元。20161229,经多次书面催收,合肥国轩公司支付货款200万元。2017年初,合肥国轩公司的员工在电邮中表述因技术更新,后续生产将很难用到进口的UBE隔膜。2017222,骋盛公司分别向南京国轩公司、合肥国轩公司寄送了《催收货通知》,要求两公司立即通知骋盛公司送交001买卖合同项下剩余隔膜。同年426,合肥国轩公司支付货款300万元。428,合肥国轩通知骋盛公司送货61074平方米710,骋盛公司再次向两公司发送《催收货通知》,要求两公司收函后通知收取剩余1022275.6平方米UBE隔膜。两公司收函后对收货事宜置之不理,8月10,骋盛公司被迫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骋盛公司依约履行了合同约定的备货义务,南京国轩公司、合肥国轩公司经多次催告拒不收货、收货后迟延付款的行为严重违背合同约定,构成违约。

南京国轩公司辩称,1、骋盛公司共向南京国轩公司交付隔膜1514880平方米,南京国轩公司已支付相应货款。从双方结算完毕至骋盛公司与合肥国轩公司发生纠纷,长达近两年的时间里,骋盛公司从未向南京国轩提及继续履行买卖合同,可见双方均认同买卖合同已经解除,南京国轩不应承担违约责任;2、骋盛公司没有依约完成备货义务;3、骋盛公司变更诉请已超过法定期限,且其未能证明相应的交货时间和发票提供时间,主张逾期付款没有事实依据。

合肥国轩公司辩称,合肥国轩公司并未加入涉案合同,实际接收的货物基于等价有偿原则已支付了货款,要求合肥国轩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合肥国轩公司与骋盛公司之间的买卖合同纠纷应另案处理。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南京国轩公司系合肥国轩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2015年10月14,南京国轩公司(需方、甲方)和骋盛公司(供方、乙方)签订一份《买卖合同》,约定甲方向乙方购买UP3085/25um*131.5mm型号UBE隔膜4500456㎡,单价4.98/㎡,合同总价22412270.88元。合同第四条 交货:1、交货时间:20151015日起每五天交货30万㎡,20151231日前完成全部交货,2、交货地点:需方工厂(南京六合经济开发区虎跃路19号),3、送货单:供方将货物送达交货地点时应提供送货单,内容包括货物名称、规格、数量、合同编号、生产厂家、供应商号,且必须加盖公章或业务章。第八条结算方式:双方约定,乙方交付隔膜后,以当月25日前到甲方的货为结算点,对应的发票在28号前到甲方,甲方在当月月底前通过银行电汇支付当月货款,若当月25日至当月月底恰逢周六周日,付款顺延12个工作日。第十条 违约责任:1、任何未按合同约定交付,均视为迟延交货,供方按应到货批次货款的0.5%/天的标准承担迟延交货违约金,迟延交付达10日的,需方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按合同总价的20%支付违约金;需方逾期超过10天通知供方发货,按应到货批次货款的0.5%/天的标准承担违约金,迟延提货达20日的,供方有权解除合同并要求按合同总价的20%支付违约……7、需方逾期30天未付款的,供需双方协商解决,否则需方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向供方支付利息。第十二条合同权利义务的转让:除事先得到另一方的书面许可外,合同的权利义务不得转让。未经需方同意,供方不得将本合同项下款项转让或委托他人代收。第十四条 其它事项:需方特别声明:对需方的权利义务发生影响的文件,都应当由需方以合同章或公章予以确认,未经盖章确认的或任何人员(包括本合同的签署人员)未提供需方授权文书的签字均不应当被认为属于表现(表见)代理、对需方不发生法律效力,但需方予以追认的除外。合同签订后,骋盛公司为与其他合同作区分,将该合同编号GXNJ2015001

合同签订后,骋盛公司按合同约定的交货地址六次向南京国轩公司送货,共计1514880㎡。送货单上订单号一栏均标注“GXNJ201500120151028,双方通过对账单方式确认当月截止25日交货数量分别为252480㎡,南京国轩欠货款1257350.4元;20151126,对账确认当月截止25日交货数量为504328.8㎡,南京国轩公司累计欠货款3768907.82元;201512月底,双方确认当月截止25日交货数量为758071.2㎡,南京国轩公司累计欠货款7544102.4元;20165月,双方再次对账,确认南京国轩公司尚欠货款14102.4元。南京国轩公司于2016181281114分别支付货款376万元、377万元、14102.4元。至此,所欠货款已全部支付完毕。

另查明,201579,骋盛公司与合肥国轩公司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就战略合作项目、合作纲领、合作模式等达成共识,合肥国轩预估将向骋盛公司采购隔膜1300㎡(25um*130.5mm规格350万㎡、25um*131.5mm规格950万㎡)。在该框架协议指导下,双方签订了四份买卖合同,签订时间分别为201572501120㎡)、20157172001840㎡)、201510193449894.4㎡)、20162291716336㎡)。双方员工通过QQ、电子邮件等方式就货物发送、货款支付、货物质量等问题经常联系,合肥国轩公司的联络人为韦佳兵、余自磊等人。

20151013,骋盛公司员工胡文萍通过QQ问韦佳兵“南京厂每天量”,韦佳兵回复“南京工厂满产后每天6万”,次日韦佳兵将南京国轩公司的收货人、收货地址告知胡文萍。1015,胡文萍问“南京那边对账还是和你这边联系吗”,韦佳兵回复“可以  那边以后会配专人”。1023,韦佳兵QQ说“南京的章 要我们这边带过去才可以盖章”。20151015,胡文萍向韦佳兵发送“隔膜交期及货款联络事宜”的主题邮件,韦佳兵回复“若贵司按照200万每月备货,每月会有70万平米左右余量,应付南京工厂的增量在2个月内应该没有问题”。20151130,韦佳兵向唐渭东发送电子邮件 :“听说宇部隔膜供应开始紧张,我司下达的两张合同合计700万平目前已经很难按期交付了(合肥+南京还有500万平待交付)……”。1218,韦佳兵发邮件给胡文萍“南京的货款正在报批中,下周内可以安排支付”。1223,胡文萍发送邮件给韦佳兵“截止目前贵司合肥厂130.5mm规格还有673380平米未提货……。南京厂131.5mm规格还有2985576平米未提货(按之前计划如达到6万平/天用量是50天量)。现日本船运交货时间需2个月之久,加之2月又是中国春节假期,因此需要贵司提前给到我司163月前订购计划,以便早安排备货。谢谢!”韦佳兵回复“2016年一季度先按照每月130.5mm规格65万平米,131.5mm规格每月量75万平米备货。近日会讨论明年年度供货安排,届时再给到您详细的供货计划。”201653,骋盛公司职员王小明向韦佳兵发送邮件,“1、截止今日,与贵司157月签订的1300万战略合同(即:已签订的合同)项下,还余25um*130.5mm 201万平,25um*131.5mm 100万平贵司待提货完毕……2、贵司当时告知的月200万平的需求量(按协议提货时间、提货量),我司及日本宇部已开始了备货的准备。贵司后来骤减需求量至5080万平/月,并未能提前告知或与我司协商,目前130.5mm 201万平,131.5mm 100万已备妥在我司仓库……”,韦佳兵回复“目前结余订单内的货物按照50万平米每月的频率发货,直至订单内的货物交付完毕;货款事宜,正在逐次处理。”

就发货和付款事宜,余自磊亦通过QQ与胡文萍多次联系:20151110“南京的131.5的没有库存了”,1123131.5的往南京再发一批 ”;1125,胡文萍告知余自磊“余工,南京的货今天可以发了”,余自磊回复“走特快,被你害惨了”。20151210,胡文萍回复余自磊“财务是收到了250万款,合肥国轩的未付完,南京国轩的未付”,余自磊回“不管怎样发一部分130.5的货啊,电汇的每次都难争取,碰巧你们家又全是电汇。”

201611月,骋盛公司与合肥国轩公司对账,合肥国轩公司确认关于订单编号GXNJ2015001 25*131.5订单总量4500456平米,截止201512月末前南京国轩已收货1514880平米,合肥国轩截止20161125已收货1902226.4平米,待收货1083349.6平米。

2017223,骋盛公司向南京国轩公司发送《催促收货通知》,要求南京国轩公司提取剩余货物。20174 28日,骋盛公司又向合肥国轩运送GXNJ2015001项下隔膜61074。就骋盛公司向合肥国轩运送的编号GXNJ2015001项下货物1963300.4㎡(1902226.4+61074),合肥国轩公司均已支付对价。就此,骋盛公司认为合肥国轩公司加入了南京国轩公司买卖合同,应受该合同约束,合肥国轩公司认为其只是协助骋盛公司消化货物,并非合同当事人,不受合同条款约束。

2017710,骋盛公司分别向南京国轩公司、合肥国轩公司发送《通知》,催促两公司提取编号GXNJ2015001合同项下剩余1022275.6平方米隔膜,支付剩余货款、逾期付款利息、违约金等,未果。次月10日,骋盛公司向南京国轩公司邮寄《解除合同通知书》,通知南京国轩公司就双方于20151014签订的合同编号为GXNJ2015001的《买卖合同》自收到通知之日解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骋盛公司与南京国轩公司签订的《买卖合同》解除时间。2、南京国轩公司是否违约?如违约,应支付的违约金数额。3、南京国轩公司是否存在迟延付款?如存在,应支付的迟延付款利息数额。4、能否认定合肥国轩公司加入涉案合同?

关于争议焦点一。骋盛公司与南京国轩公司自愿达成买卖合同,依法有效,双方应按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各自义务。骋盛公司在法庭辩论终结前变更诉请,于法不悖,被告抗辩变更诉请超过法定期限的观点,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合同签订时虽未标注编号,但从骋盛公司向南京国轩公司之间仅该一份买卖合同、六张发货单上均载有GXNJ2015001、对账单以该编号指代涉案合同来看,双方一致认可以编号GXNJ2015001指代涉案买卖合同(以下简称001合同)。

合同解除分为约定解除和法定解除两种情况,当事人一方无论适用哪种解除方式,均应通知对方,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南京国轩公司主张合同已于2016年初解除的观点因无证据证明,本院不予采信。南京国轩公司未按合同约定领取全部货物,经骋盛公司催告后仍未履行,骋盛公司由此主张解除合同,合法有据。因解除合同通知到达南京国轩公司的时间是2017810,故本院认可001合同的解除时间为2017810

关于争议焦点二。合同约定交货时间为“自20151015日起每五天交货30㎡,20151231日前完成全部交货”,但韦佳兵、余自磊在与胡文萍的聊天记录中多次就合肥国轩公司及001合同项下货物的发货事宜作指示,虽然该二人为合肥国轩公司员工,但结合南京国轩公司为合肥国轩公司全资子公司、合肥国轩公司掌管南京国轩公司印章并负责南京国轩公司的对账等情况来看,骋盛公司有理由相信合肥国轩公司有权代表南京国轩公司安排001合同项下发货事宜。聊天记录显示001合同项下货物的发货频率、发货数量,由韦佳兵、余自磊根据生产进度、库存情况确定并指示骋盛公司发货,骋盛公司根据联系人的要求发送相应数量货物。基于此,可以认定双方协商一致,对001合同项下的货物发货时间予以变更。 

001合同约定货物数量为4500456南京国轩实际收货数量为1514880就剩余货物,经骋盛公司催告,南京国轩公司仍未予接收,可以认定南京国轩公司构成违约。至于南京国轩公司认为骋盛公司亦存在违约,其可另案提起诉讼要求赔偿。违约金应以实际损失为基础。现骋盛公司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实际损失数额,且涉案货物的发货方式为先沟通后发货,南京国轩公司2016年初就曾告知骋盛公司其改变生产工艺,而骋盛公司于2017年初才催促收货,结合合同履行情况和双方过错程度等因素,本院对南京国轩公司提出的违约金过高观点,予以考虑。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依法调整违约金的计算方式为以骋盛公司主张的未履行部分为基数,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三倍计算,即1022275.6×4.98×4.35%×3664366.69元。

关于争议焦点三。001合同第八条明确约定以当月25日前到货为结算点、对应发票在28日前到达,月底前付款。第十条约定逾期30天未付款的,双方协商解决,否则需方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向供方支付利息。基于前述约定和双方对账单、付款时间,对骋盛公司主张的逾期付款利息,本院分段计算如下:

120151031,南京国轩应支付当月货款1257350.4元,实际支付时间为201618。计算利息的起止时间为2015111201617,计68天,按同期银行贷款年利率4.35%计算,为10189.7元。

220151131日,南京国轩公司应支付当月货款3768907.821257350.42511557.42,实际支付时间为2016182502649.6元、20161288907.82元,拖欠时间分别38天、58天,按同期银行贷款年利率4.35%计算,分别为11334元、61.57元,骋盛公司主张其中8907.82元的逾期利息为21.53元,不超过本院计算数额,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即201511月应付货款的逾期利息为11334+21.5311355.53元。

320151231,南京国轩公司应支付当月货款7544102.43768907.823775194.58元,实际支付时间为20161283761092.18元、2016111414102.4元,拖欠时间分别为27天、318天,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年4.35%计算,分别为12102.47元、534.46元,骋盛公司主张其中14102.4元的逾期支付利息为495.88元,不超过本院计算数额,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即201512月应付货款的逾期利息为12102.47+495.8812598.35元。

综合以上123,南京国轩公司共需承担逾期付款利息10189.7+11355.53+12598.3534143.58元。

本案为买卖合同纠纷,骋盛公司的主要义务是按约完成供货,开具发票只是附随义务,与合同约定的价款不具有对价关系,故南京国轩公司以未开发票为由提出的抗辩观点,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四。从合肥国轩公司的陈述及对账单可以看出,合肥国轩公司受领了001合同项下部分货物,但是否可以认定合肥国轩公司加入001合同、受001合同条款约束?本院分析如下:

首先,合同是平等主体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设立、变更、终止民事权利义务关系的协议。001合同的签订主体为南京国轩公司和骋盛公司,合同条款就交货、运输方式、结算方式、违约责任等作了详细约定,合肥国轩公司虽然领取了001合同项下的部分货物并按合同单价支付货款,但骋盛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合肥国轩公司曾与其就适用001合同达成合意,也没有证据证明合肥国轩公司曾表态愿意加入001合同或作出愿意受001合同关于结算方式、违约责任等一系列条款约束的意思表示。

其次,南京国轩公司虽为合肥国轩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但二者均为独立法人,不可混于一谈。001合同中明确约定“除事先得到另一方的书面许可外,合同的权利义务不得转让”“对需方的权利义务发生影响的文件,都应当由需方以合同章或公章予以确认”,按该约定,即使合肥国轩自愿加入001合同,除征得骋盛公司同意外,还需经南京国轩公司书面许可,二者缺一不可,而骋盛公司并未提交任何有关南京国轩公司同意合肥国轩公司加入001合同的证据。

再者,合肥国轩公司员工虽负责安排南京国轩公司发货、对账等事宜,但两公司的货款支付、公章加盖、经营地址、对账信息均相互独立可分。

基于上述理由,本院对骋盛公司主张合肥国轩公司加入001合同的观点,不予支持。骋盛公司共向合肥国轩公司交付001合同项下1963300.4㎡,合肥国轩公司亦支付了相应货款,双方虽未就该批货物签订书面合同,但不影响二者间买卖合同关系的建立。因合肥国轩公司就该批货物的买卖与南京国轩公司分别和骋盛公司成立买卖合同关系,骋盛公司如认为合肥国轩公司存在违约和迟延付款行为,应另行提起诉讼。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条第一款、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九十四条第三项、第九十六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一百六十三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南京国轩电池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原告珠海骋盛商贸有限公司违约金664366.69元。

二、被告南京国轩电池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支付原告珠海骋盛商贸有限公司逾期付款利息34143.58元。

三、驳回原告珠海骋盛商贸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0790元、保全费5000元,合计25790元,由原告珠海骋盛商贸有限公司负担10993元、被告南京国轩电池有限公司负担1479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规定,同时应按照不服一审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预交相应的上诉案件受理费

                 

 

       张巧玲 

 人民陪审员   李经峰 

人民陪审员      

                 

  一八年八月六 

                        

            


  上一页新闻:六合区人民法院2018年优秀裁判文书--厉荣媛 【打印】   【返回】
  下一页新闻:六合区人民法院2018年优秀裁判文书--甘 晶